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百零四章恋情曝光
四合院中的老者茶杯一晃,茶水洒在了石桌上,老者将茶杯放在桌子上,慈祥的转过头,“你个女娃子,还是毛毛躁躁,小心嫁不出去。”
  “嘻嘻,这个就不用您操心了,看我给您带了什么!”潇洒将手上的东西举了起来。
  那是一尾鲈鱼,还有牛皮纸包着的点心,“爷爷,中午给你做鱼吃、”潇洒晃了晃手中的鲈鱼。
  老者呵呵一笑,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潇洒眉心一下,“刚回来就献殷勤,在外面闯祸了吧。”
  潇洒鼓鼓嘴,做出生气的样子,“爷爷,你怎么这么说自己孙女。”
  “没闯祸就好,如果真的闯祸了就和我说,爷爷帮你解决。”老者慈祥的笑了笑,伸手摸了摸潇洒的脑袋。
  潇洒将鲈鱼放在一旁,走进屋子拿出一个小碟子,将买好的点心放在里面,“爷爷,你尝尝这个点心好不好吃。”
  老者笑盈盈的拿起一块点心,尝了一口后夸赞道,“嗯,还是那家铺子的点心正中。”
  品尝一块点心后,老者喝了一口茶水润润喉,潇洒正趴在一旁看着他,老者见到后微微一笑,开始不紧不慢的品茶。
  坐在石桌旁的潇洒心中十分紧张,有些不知怎么说才好,最后潇洒咬了咬嘴唇,小声的说道,“爷爷,我有件事想和你说。”
  老者笑意更浓,这个小丫头,每一次犯错都会立马来讨好他,果然这一次和往常一样。
  潇洒小的时候特别淘气,经常闯祸,每一次他父亲要教训她的时候,她就跑到爷爷这里求救,爷爷每一次都护着她。
  “鬼精的小丫头,说吧。”老者没有太大的反应,慈祥的看了潇洒一眼后,继续品茶。
  老者原本并不喜欢潇洒,因为她是女生,随着时间的推移,潇洒活泼机灵扭转了爷爷的想法。
  潇洒扭捏了一会,脸红红的对老者说道,“爷爷,我恋爱了。”
  “嗯。”老者淡定的喝了一口茶水,突然他愣住了,眯起的眼睛一下子睁开,手中的茶杯也放在了桌子上。
  “爷爷,我很喜欢他,他也很喜欢我,我们是真心相爱的!”潇洒急忙解释道。
  老者微微震惊后,打量了潇洒一会,心中暗暗想到,孙女大了,是时候找婆家了。
  “爷爷。”潇洒眼睛中带着一丝希冀,还有一丝祈求。
  老者伸手摸了摸潇洒的秀发,和蔼的说道,“你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,和爷爷说说吧。”
  潇洒将自己和张振林认识的经过说了一遍,不过有些内容被潇洒选择性忽略,张振林也被潇洒刻意的夸大。
  听完潇洒的叙述,老者心中已经有了计较,虽然潇洒话中带有水分,可是从大致经过就可以得知,这个小子人不错。
  “有时间带他回来吧。”潇洒的爷爷准备见过之后在做决定。
  “爷爷你同意我们交往!”潇洒兴奋的跳了起来,一下子扑在爷爷怀中。
  老者抚摸着潇洒的秀发,“不同意又能怎么样,不过爷爷还是要帮你把把关。”
  潇洒提起的心放下了,只要爷爷同意,父亲那里就简单许多,因为父亲从来不违背爷爷说的话。
  门外一个中年人走了进来,这个人十分有气势,眼神锐利,虽然不是很帅,但是在气质的衬托下,十分有男人魅力。
  “没大没小。”中年人走进院子后眉头一皱,轻喝一声。
  潇洒回头看见中年人后,急忙从爷爷怀里爬出来,“父亲。”她十分畏惧自己的父亲,小时候就怕他。
  “爸,你不能总是这么宠着她。”中年人对着老者无奈的说道。
  老者拉着潇洒坐在一旁的椅子上,“这是咱们家的小公主,我不宠着点,你会宠着她吗。”
  潇洒的母亲也走了进来,“爸。”
  老者点点头,示意他们坐下,四个人围坐在石桌前,潇洒乖巧的给自己父亲倒了一杯茶水。
  “这点心是不是你买的。”潇洒母亲看见桌上的点心后,微微皱眉。
  潇洒点了点头,和做错事的孩子一样躲在老者身后,老者压了压手,“秀,不要这么紧张。”
  “爸,医生都说你不能吃甜食。”潇洒的母亲有些焦急。
  “我的身体我清楚,放心,没事。”老者笑着摆摆手,他对自己的身体十分了解,早就土埋半截。
  早年间的盗墓留下许多顽疾,现在年纪大了,许多病都找上自己,不过他已经很满足了,和他同一时期的人现在早就不剩几个。
  “不许再给爷爷买甜品了。”潇洒的母亲见说不动父亲,只能去管制潇洒。
  潇洒在一旁急忙点头,已经快要中午,午饭的时间要到了,潇洒拎起鲈鱼就往院子外跑,“我去做鱼。”
  潇洒刚刚离开,司徒青云走进院子,潇洒的母亲这个时候也跟了出来。
  逃出院子的潇洒松了一口气,父亲实在太吓人了,每一次面对他都有莫大的压力,“月儿,等我一下。”
  潇洒的母亲在后面叫着潇洒乳名,两个人一同来到厨房,潇洒开始忙碌起来,她要做的是清蒸鲈鱼。
  一旁的母亲时不时的潇洒聊两句,突然她问道,“月儿,你是不是交男朋友了。”
  正在忙碌的潇洒手一抖,调料都洒在了地上,“妈,你说什么呢。”
  “你父亲看不出来,但是我看的出,你已经破身了。”潇洒的母亲放下手中菜刀,认真的对潇洒说道。
  潇洒见已经瞒不下去,将自己和张振林之间的事说了出来,母亲听完后会心一笑,“真是长大了,你爷爷说的对,有空带回来。”
  母亲没有反对,这让潇洒更加安心,切菜都欢快起来,母亲将这一切看在眼里,女儿说起男朋友时,笑的十分开心。
  既然自己女儿喜欢那个人,她并不准备反对,但是也不赞同,还没有见过人,除非自己见过本人,确定后才会将自己女儿交给他。
  午饭十分的和谐,一家人围坐在一起,司徒青云十分识相的离开,拒绝了潇洒父亲的挽留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