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百九十四章寄生虫
车队行驶在沙漠中,张振林不断尝试和走散的车队联系,可是一直没有答复。
  为张振林他们开车的,是一名专业汽车修理工,这一次车辆维修就是他负责的,几天接触下来,他和胖子已经无比熟络。
  这名汽车修理工,年纪不是很大,三十岁出头,十分健谈,大家都叫他老周。
  “胖哥,这沙漠我也不是第一次来了,魔鬼城也进去过,死人还是第一次遇到。”老周闲暇下来,和胖子攀谈起来。
  “那你觉得他们是怎么死的?”胖子对这个话题十分感兴趣。
  胖子这么一问,老周的话匣子彻底打开了,“一看你们就是新手,第一次来沙漠?”
  “第二次。”胖子随意的回答道。
  “怪不得,这沙漠里面,什么诡异的事都有,要说最著名的就是魔鬼城,这里有好几个魔鬼城,每一个都差不多。”
  “唯一相同的就是,只要刮风,里面就会响起奇怪的声音,专家说是风刮过石头缝隙发出的声音,不过很多人并不相信,有一次我们在魔鬼城附近扎营,那天没有风,可是一到晚上,一直有一个女子的哭声。”
  “当时我们都没在意,不过听守夜的说,那天晚上,好几个人都看见有一个白影在魔鬼城里飘来飘去。”
  老周越说越来劲,说的也是玄幻无比,胖子听的是津津有问,两个人聊的火热。
  张振林根本没怎么听,一直在调试电台,皇天不负有心人,终于在下午三点和车队联系上。
  双方汇合后,张振林将自己车队发生的事告诉了王铁牛,王铁牛急忙过去查看,看过尸体后也是眉头紧锁。
  事件陷入僵局,王铁牛再次催促车队出发,目标还是预定位置,至于那三具尸体,就地掩埋。
  王铁牛下达命令十分果断,其余人没有任何异议,直接将车上的三具尸体就地掩埋。
  那辆车也安排了新的成员,车队再次出发,因为已经偏离预定方向,索性也就从新制定了前进路线。
  当天夜里,车队在魔鬼城附近扎营,若有若无的诡异声音,被风吹到营地中,胖子想起老周讲过的故事,对魔鬼城更加好奇起来。
  一天的舟车劳顿,晚上安排好守夜人后,大家都各自回帐篷休息,张振林回到帐篷后,总感觉今天夜里会有事发生。
  果不其然,凌晨时分,营地中传来一声惊叫,然后就是一个人大喊,招呼同伴过去。
  张振林听见声音后,第一时间冲出帐篷,赶到事发地点,张振林眉毛都拧了起来。
  帐篷内的两个人已经死亡,死状和车上的三个人一模一样,这两个人并不是他们失散车队中的人。
  这个两个人是守夜人发现的,换岗后他回去休息,拉开帐篷就看见里面两个同伴死了。
  其他帐篷中的人也都起来,围在这个帐篷的周围,不断向里面张望,同时和周围的同伴窃窃私语。
  王铁牛走了过来,拨开人群,走到张振林身边,看了一眼帐篷里面的人,大声喊道,“是谁发现的!”
  那名守夜人站了出来,“头儿,是我发现的。”
  王铁牛看了他一眼,知道他是负责守夜的,“你守夜的时候,有没有听到什么响动。”
  “没有,什么声音也没有听到。”守夜人摇摇头,肯定的回答道。
  老周站在外围,不断的摇头,胖子看了他一眼,开声问道,“老周,你这是怎么了?”
  “哎,咱们要倒霉了,可能所有人都会死。”老周摇头回到自己的帐篷。
  张振林和王铁牛对视一眼,都知道这件事不解决,早晚要出问题,现在已经人心晃动,再出事,那可就不好办了。
  王铁牛看向张振林,“兄弟,你有没有什么建议。”
  张振林紧盯尸体,沉声说道,“解剖。”
  这个建议十分的大胆,王铁牛一时间无法回答,最后他目光一冷,“好,那就解剖,我倒要看看,到底是什么在搞鬼。”
  随后王铁牛就离开,去找队医商量这件事,张振林站在帐篷前,久久没有离开,这件事实在诡异,根本无从推断。
  这一夜谁也没有睡,就怕自己死在梦乡之中,天一亮,众人都聚集在营地之中。
  王铁牛已经和队医商量过这件事,将其中一个人解剖,查出死亡原因,队医并不想接受这个工作,可是在王铁牛的坚持下,只能勉强答应下来。
  队医已经做好准备,王铁牛叫人抬出一具尸体,尸体放在一张桌子上,队医走到尸体旁,暗自叹了一口气,然后就开始了自己的工作。
  尸体解剖一半,依然没有找到死因,当彻底解剖完毕,尸体内部器官没有任何损伤,就是正常死亡。
  张振林一直在一旁观看,突然他看向尸体的头部,于是向前走了几步,对着队医说道,“不如把他头部打开看看。”
  队医看了张振林一眼,然后又看向王铁牛,王铁牛点点头,队医无奈的拿出开颅工具。
  真正动手后,队医咦了一声,尸体的头盖骨,比想象中脆弱许多,还没花费多大力气,就在头盖骨上开了一个天窗。
  队医仔细一看,口罩都没摘,蹲在地上就开始呕吐。
  一旁观看的王铁牛和张振林,身形一动,迅速走到尸体旁边,蹲下身子去看头颅上的天窗。
  张振林看过后,喉咙发痒,胃里翻江倒海,只见尸体的脑袋中,密密麻麻的都是小虫子,让人看的头皮发麻。
  这些小虫子每一只只有米粒大小,通体褐色,它们抱成一团,趴在脑浆上不断蠕动,尸体头颅内的脑浆已经少了一半。
  在队医打开头颅后,抱成团的小虫子不断运动,王铁牛心志坚定,大声的对着队医喊道,“这是什么东西!”
  “寄生虫,呕——不过,寄生,寄生在人脑中的,我还是第一次见。”队医跪在地上,不停的干呕。
  王铁牛大手一挥,“把汽油拿来,尸体谁也不要碰,全部烧掉,所有碰过尸体的人,一会去队医那里取药消毒。”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