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百五十章月下的思绪
营地中张振林三人正啃着干粮,补充体力,胖子不停张望老大离去的方向,十分担心罗三被抓住。
  “胖子,有时间担心担心自己吧。”潇洒靠在张振林身上,见胖子还有空担心别人,忍不住提醒道。
  “担心自己?”胖子没有反应过来,疑惑的问道。
  潇洒对着一旁的队医努努嘴,胖子疑惑的看了队医一眼,还是没有反应过来,潇洒摇摇头,“榆木脑袋。”
  “胖子,吃饭!”张振林打断了两个人的谈话。
  这件事不好办了,如果抓不到罗三,管老鬼一定会让老大带他们回去,现在要思索一下,回去如何应对管老鬼。
  正在啃压缩饼干的胖子,突然凑到了张振林身旁,他一双小眼睛四处乱瞄,十分的猥琐。
  此时营地中,只有张振林,胖子,潇洒,猎户,还有队医,老大离开,并没有留下人看守他们。
  胖子见队医正在远处整理东西,小声的说道,“林子,要不咱们打昏他,溜之大吉?”
  靠在张振林身上的潇洒,惊讶的看着胖子,“你开窍了?”
  “别打岔,林子,老大那群人已经走远了,现在打昏他,是最好的机会。”胖子活动了一下肩膀,看着队医的眼神变得凶狠起来。
  张振林拍了拍胖子的肩膀,完全没有必要,如果这个时候逃跑,管老鬼找不到罗三,一定会找他们。
  这件事原本就和自己没什么关系,这个时候逃跑,只能证明他们心里有鬼,现在按兵不动,把自己暴露出来,管老鬼才会安心。
  “没事的,胖子,该吃吃,该喝喝,放宽心。”张振林笑了笑,然后仰头躺在草地上。
  胖子挠挠头,有些没搞懂张振林的意思,不过他都这样说了,自己也没必要这么紧张,索性也跟着休息起来。
  收拾东西的队医,他一直在用余光打量张振林三人,见三人没有动作,这才把握着手枪的手放开。
  营地中格外的安静,队医在空地上放置了一个风灯,提供照明,然后就坐在一旁,静静的等待老大他们回来。
  瀑布发出响声十分悦耳,丛林中传出阵阵虫鸣声,偶尔还会听见夜鸟的啼叫,不知什么时候,一群萤火虫飞了过来。
  潇洒欣喜的坐了起来,同时伸手拍打身旁的张振林,“你看!萤火虫,好漂亮。”
  萤火虫在水潭边聚集起来,璀璨的星空下,它们是那么的渺小。
  “好美呀!”潇洒抱着张振林的手臂,嘴角露出一丝微笑。
  张振林低头看着如同小孩子一般的潇洒,心中不禁感叹道,这段时间,潇洒跟着自己,一直是出生入死,自己都忘了,她还只是一名青春正茂的女孩子。
  想到这里,张振林心思活络起来,想着这一次回去,应该陪潇洒逛逛街,给她买礼物。
  潇洒突然松开张振林,向水潭跑去,在萤火虫中欢快的蹦跳着,时不时伸手去抓身边飞舞而过的萤火虫。
  静静坐在一旁的队医,余光打量了潇洒一眼,然后换了一个位置。
  队医的举动吸引了张振林的注意,很快他嘴角露出一丝冷笑,然后起身向队医走去。
  正坐在地上的队医,见张振林走向自己,一只手插进了口袋中,同时他对着张振林露出一丝微笑。
  张振林在队医身旁站定,然后坐在了地上,笑呵呵的说道,“你也坐,聊会天。”
  队医对张振林十分的提防,只是蹲在了地上,然后笑呵呵的对张振林点点头,“你想聊什么?”
  张振林没有在意队医的举动,而是将全部注意力放在了潇洒身上,在萤火虫中跳舞的潇洒,对着张振林不断招手。
  “振林,快来!好好玩呀。”潇洒站在萤火虫中,笑的十分开心,不停的对张振林招手。
  坐在草地上的张振林,对着潇洒摆摆手,“好的,马上过去。”
  队医脸上依然带着微笑,静静的蹲在一旁,十分的低调。
  张振林缓缓站起身,向潇洒走去,路过队医身前的时候,小声的说,“最好把东西给我收起来,万一发生冲突就不好了。”
  队医神情微微一愣,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,不过放在口袋里的手依然没有拿出来。
  “快点!”潇洒开始催促。
  “这就来了。”张振林笑着向潇洒走去,余光瞄了队医一眼。
  张振林走到潇洒身边,潇洒拉着他四处乱跑,萤火虫围绕着两个人飞舞,形成了一个圆圈。
  张振林看着潇洒兴奋的样子,嘴角上扬,眼睛也渐渐眯了起来。
  跑了一会,潇洒也累了,转身扑在张振林怀中,然后抬起头盯着张振林傻笑。
  张振林看的有些呆了,很快他伸手刮了潇洒鼻子一下,“累了吧。”
  潇洒摇摇头,将脸贴在张振林的胸膛上,嘴里呢喃道,“真想时间停在这一刻,这样你就可以一直抱着我了。”
  “小傻瓜。”张振林张开双臂紧紧的抱住潇洒,心中升起一丝柔情。
  正在休息的胖子,见到这个场景,没有了以前调笑的心思,反而受到了感染,想起了那个娇弱的女子。
  胖子神情变得黯淡,双手放在头下,仰望星空,今晚的月亮格外的圆,似乎挂在了树梢一般。
  皎洁的月光照在胖子的身上,似乎是情人的抚慰,那道挥之不去的身影,缓缓出现在眼前,她在对着自己微笑,是那么的可爱和柔情,胖子闭上双眼,眼角滑下一滴泪水。
  萤火虫中,扑倒在张振林怀抱中的潇洒,缓缓抬起头,“振林,你会一直爱我吗?”
  “当然会,小傻瓜。”张振林宠溺的揉了揉潇洒的脑袋。
  “是吗?”潇洒紧紧的盯着张振林,似乎想从他眼神中读出他真正的想法。
  这时张振林突然低下头,猛的吻住潇洒,潇洒身体微微一僵,很快她双手环住张振林的脖子,做出回应。
  水潭边发生的这一幕,彻底定格,明亮的月光笼罩二人,月下亲吻在一起的两个人,是如此的和谐。
  不远处草丛中发出的哗哗响声,将这美好的画面打破,老大带着一群人从草丛中走出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