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2201章大结局(1)
nbsp;nbsp;nbsp;nbsp;当年陈汐尚在仙界修行时,曾重返人间界,以禹皇九州鼎将大楚王朝所在的“古庭小世界”和玄寰域九华剑派宗门一并载入其中,带入了道皇学院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换而言之,陈汐当年的亲友,如今皆都等于在道皇学院中栖居了下来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此时此刻,在松烟陈氏宗族大殿中,气氛庄肃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陈汐一人端坐在大殿中央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其父陈灵钧、其母左丘雪则在一侧上首位置落座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而陈汐之弟陈昊,则立在陈汐右侧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今天是陈汐返回的第二天,依照陈昊的意思,要让松烟陈氏所有族人都前来一一拜见陈汐和其父母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毕竟,距离陈汐上次离开已经过去了许多年,如今松烟陈氏中又有许多新的后裔子弟涌现出来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若是连陈汐和陈灵钧夫妇都不认得,身为松烟陈氏的后裔可就太说不过去了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陈汐对此安排自然没有意见,他也很想看一看,自己离开的这些年中他们松烟陈氏中又添了多少血脉后裔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当然,陈汐通过第二分身的记忆早已了解到这一切,不过这种礼数和礼节却必须是要进行的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一个宗族,若无规矩和秩序,必然无法长存下去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更何况,如今陈灵钧夫妇也已返回,他们二人虽听陈汐说了不少松烟陈氏的变化,可终究未曾亲眼目睹过,在这等时刻,自然应当满足他们二位长辈的心愿了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原本依照陈汐的意思,既然父亲陈灵钧返回,这宗族族长之位,自当由陈灵钧来执掌,可陈灵钧却摇头拒绝了,甚至都不愿去坐临主座上去接受宗族后辈们的晋见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于是,陈汐也只能独自一人坐在主殿中央之位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开始吧。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见时候已到,陈汐随意挥了挥手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一侧的陈昊当即走出来,沉声开口:“大殿外一众子弟听着,依照辈分一一进殿,拜见宗族长辈!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话音刚落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翡冷翠、卿秀衣、梵云岚三人已走入大殿中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见过父亲,母亲。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三女上前,一一躬身行礼,见过陈灵钧和左丘雪,神色或恭顺,或赧然,不一而足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陈灵钧含笑点头,左丘雪则拿出一些发簪、玉镯、玉坠一类的瑰宝,一一赠予了翡冷翠、卿秀衣和梵云岚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旋即,翡冷翠仨人便立在了陈灵钧夫妇后方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在这等时刻,哪怕他们修为超凡,性情迥异,可在宗族礼节方面也是不敢有一丝的逾越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见此,陈汐和陈昊不禁相视一笑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这时候,又有一群人走入大殿中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为首的是陈安,一侧是其妻子韦紫彤,另一侧是陈瑜和其妻子岳雯婷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见过祖父,祖母。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两对夫妇先上上前,恭恭敬敬跪地朝陈灵钧夫妇叩首,然后又朝陈汐行礼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陈汐看了看儿子陈安,又看了看侄儿陈瑜,想起当年在大楚王朝时,俩小家伙还是个稚童,而如今已独立于世,心智成熟,组建了各自的家庭,着实让陈汐心中感慨不已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起来吧。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陈汐挥了挥手,旋即神色一正,道,“身为陈氏儿郎,自当一切以捍卫宗族荣誉为己任,你们务必要记住。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陈安夫妇和陈瑜夫妇皆都肃然领命,旋即都立在了大殿一侧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你怕什么,我父亲又不会吃了你!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不是,我……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你再犹豫,就自己走吧,我陈诺就当从来都没有认识过你!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诺诺你别生气,我只是有些紧张……呃,我这就来!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这时候,一阵争执声在大殿外响起,伴随声音,一男一女已是走入了大殿中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为首的女子体态修长,长发盘髻,面容美丽极致,和梵云岚有着七分相似,唯独眉宇漆黑如墨,像极了陈汐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这女子正是陈汐和梵云岚的女儿――陈诺诺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而在陈诺诺一侧,则紧紧跟随着一名相貌普通,但浑身却透着一股坚毅沉稳气质的男子,可甫一进入大殿,这男子就不自觉紧张起来,眉眼低垂,双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见此,陈灵钧不禁问道:“这便是诺诺么?果然是个漂亮的小姑娘,尤其是那眉毛,简直和汐儿如出一辙。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身后的梵云岚连忙道:“父亲慧眼如炬,诺诺,还不赶紧过来叩见祖父?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陈诺诺也不管他身边的男子同意不同意,拉住他就来到陈灵钧夫妇前,跪地见礼:“诺诺见过祖父,祖母。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说完,见一侧的男子满头大汗,期期艾艾说不出话,陈诺诺登时柳眉一竖,恼道:“你哑巴了,怎么不会说话?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梵云岚眼睛一瞪:“诺诺不得无礼!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陈灵钧和左丘雪看得有趣,对此并不以为然,说道:“诺诺,这位是你什么人?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陈诺诺撇了撇嘴,斜睨了那男子一眼,道:“你自己说!平常的你宠辱不惊,就连生死都不惧,如今怎么畏首畏尾成这般模样,莫非你以往的气概都是装的不成?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那男子闻言,又是一阵苦笑,紧张得浑身衣衫都被汗水浸透,显得颇为狼狈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看见他这般模样,陈诺愈发气恼了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今天是宗族最为隆重庄肃的日子,每一个陈氏族人都唯恐怠慢,早在昨天夜里就守候在了大殿之外,可这家伙倒好,在这等时刻居然表现得如此不堪,这让她陈诺以后哪还能在陈氏宗族中抬起头?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好了,我来介绍。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一直不曾言的陈汐忽然笑着开口,指着那男子说道,“此子名沈言,乃是当年我在九华剑派修行时所收的一名徒弟,只不过没想到如今过去这么多年,他已经成长到这般地步,已经接掌了九华剑派掌教之职务,倒也没有让我失望。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声音轻淡如风,落入沈言耳中就宛如聆听大道禅音,让得他心中的紧张一扫而空,变得安静起来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哈哈,大哥你不知道,这沈言早在很多年前已经和诺诺这丫头情投意合,就只差一个结为道侣的仪式了。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陈昊大笑道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既然如此,为何不早早结为道侣?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陈汐讶然问道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陈诺诺抿嘴不言,沈言正欲要解释,却见陈诺诺正用眼睛瞪他,登时就讪讪闭嘴了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见此,梵云岚这个当娘亲的只能站出来解释道:“这丫头性情太倔强,谁的话也不听,非说着等有朝一日你返回了,让你这个做父亲的亲自为他举办结为道侣的仪式。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陈汐一怔,心中不禁涌出一抹愧疚,道:“这件事就交给我吧,既然是我陈汐的女儿出嫁,自然要风风光光的嫁出去!有什么条件尽管说,为父必当满足。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陈诺诺眼睛一亮:“真的?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陈汐笑道:“这是自然。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陈诺诺还要多说什么,就被梵云岚一把拽了过去,同时朝沈言道:“你也过来,今天是宗族最为隆重的日子,你们的儿女私情暂且放一放。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沈言点了点头,连忙跟了过去,立在陈诺诺身边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见此,陈汐不禁有些好奇,沈言性情沉默寡言,犹如磐石般坚硬,诺诺这样活泼的女孩是如何看上他的?

nbsp;nbsp;nbsp;nbsp;仿似看破了陈汐心思,陈昊传音说道:“诺诺这丫头自打听说沈言和大哥你年少时候的性格如出一辙之后,就开始留意其他了,时间久了,两人自然而然就在一起了。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陈汐登时一阵无语,年少时候的自己遭逢宗族大变,因而让性情变得沉默木讷起来,没曾想,在诺诺这丫头眼中就成了选择道侣的一个标准……

nbsp;nbsp;nbsp;nbsp;不过对于子女们的做法,只要不是什么大错,陈汐一般并不会反对,更何况说起来,沈言还是他在这世上所收的第一个徒弟,自己女儿嫁给他倒也不会委屈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这时候,大殿外再度走入一男一女,男的仪表堂堂,剑眉星目,神采飞扬,女的娇俏可爱,灵秀非凡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这二人,陈瑜和岳雯婷所生之子陈宝宝,大名陈宝靖,一个是陈安和韦紫彤所生之女陈芸芸,大名陈芸芝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见过曾祖父,曾祖母!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陈宝靖和陈芸芝齐齐跪地叩首,令得陈灵钧和左丘雪一阵眉开眼笑,心中说不出的欢喜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两人虽早知道自己已经当曾祖父曾祖母了,可真正看见自己重孙重孙女时,依旧不免心生诸多感慨,老怀大慰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见过大爷爷!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见过爷爷!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旋即,陈宝靖和陈芸芝又齐齐朝陈汐叩首见礼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起来吧。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陈汐含笑说道,当年他第一次见他们时,俩人才只有五六岁大小,如今也已长大成人,就连修为都已臻至大罗金仙层次,堪称耀眼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接下来,陆续再次有许许多多陈氏后裔进入大殿中,一一拜见陈汐和陈灵钧夫妇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这些陈氏族人都是当年在松烟城时,由陈昊一手招纳进入陈氏中,属于陈氏外系后裔,虽非血亲,实则经过这些年的考验和历练,他们也早已成为松烟陈氏的一员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直至夜幕快要降临,陈汐才将这些陈氏族人都一一见过,而此时这恢弘广袤的大殿中,早已站满了身影,起码有上千之众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这些皆都是松烟陈氏的中坚力量,是陈昊担任族长一来逐渐筑就出来的家族根基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看见这样一幕,陈汐心中也说不出的感慨,清楚自己这些年在外闯荡时,弟弟陈昊为了宗族大业,实则也并未有一刻放松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而陈灵钧夫妇此刻也是心怀激荡,难以自已,当年他们离开之后,陈氏宗族几乎覆灭一空,而今重返回来,松烟陈氏不仅已恢复昔日繁荣,且比以往更强大了不知多少倍,这让两人如何还能保持平静?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这一切,都离不开汐儿和昊儿之劳苦啊!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陈灵钧感叹道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左丘雪深以为然,一对兄弟,一个掌外,征战的脚步踏遍诸天万界,一个掌内,将一个早已覆灭的宗族浴火重生,若没有他们,注定也没有松烟陈氏的今天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……

nbsp;nbsp;nbsp;nbsp;当天晚上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松烟陈氏祠堂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烛火通明,照在陈天黎的灵位上,庄肃而静谧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陈汐走上前,将属于陈天黎灵牌恭敬拿下来,一缕神焰凭空浮现,瞬息就将灵牌焚烧化为虚无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然后他深吸一口气,指尖轻轻一划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一股晦涩而奇异的轮回之力犹如从亘古中传来,透着茫茫虚渺之意,似接通过去未来,横跨因果之壁障,沿着命运之轨迹汇聚而至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立在陈汐后方的陈灵钧夫妇和陈昊,此刻皆都不禁紧张起来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逐渐地,在那一股轮回之力的感召之下,一道模糊的身影出现涌现,显现而出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嗡……

nbsp;nbsp;nbsp;nbsp;伴随着一阵奇异的嗡鸣,命运轮回之力倏然消弭,而在祠堂空地上,已多出一道佝偻而苍老的身影来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他面容枯寂,眼眸浑浊,头发灰白,一袭宽大的灰衣之下,是一副骨瘦嶙峋的身躯,一派风烛残年的模样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这一刻,陈灵钧夫妇和陈昊也不禁睁大眼睛,浑身都因为激动而颤粟起来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这是?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老人发出一道沙哑的声音,惘然四顾,“我不是早已经死去,为何……又再度醒来,难道我没死?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噗通一声,陈灵钧和左丘雪跪倒在地,声音已哽咽:“父亲!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陈昊也跪地,虎目含泪:“爷爷!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老人登时愣住,如遭雷击似的,怔怔看着陈灵钧夫妇和陈昊,似不敢相信般,许久才颤声道:“你们……我……这是……怎么回事?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陈汐走上前,扶住老人瘦削的肩膀,道:“爷爷,如今……咱们一家人终于团圆了……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这老人正是陈天黎,当年在送陈昊前往千羽剑宗的路上遭受埋伏,命丧黄泉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而今则被早已掌控命运和轮回奥秘的陈汐救了回来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只不过他的意识,则兀自保留在当年临死前的一刻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不过陈汐并不着急,只要陈天黎活过来,不用多久就会明白如今这一切的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唯一令陈汐遗憾的是,当年他年幼,并不记得陈氏宗族死去的其他族人面貌,记忆中一片空白,以他如今之能耐,也只能将陈天黎从命运轮回之轨迹中救回来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当天晚上,陈汐和陈灵钧夫妇以及弟弟陈昊,皆都陪伴在了陈天黎身边,叙说着这些年发生的往事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……

nbsp;nbsp;nbsp;nbsp;翌日一早,陈汐孤身离开陈氏宗族祠堂,邱玄书早已等候在那里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师叔。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邱玄书上前见礼,“您当年那些故友都已赶来,如今都已等候在道皇学院中。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陈汐点了点头,他知道当自己返回之后,当年那些友人必然会闻讯而至,而这也正是他所期盼的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毕竟,自从他离开仙界,前往上古神域之后,已经有太多年没有和当年那些朋友见面了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季禺师叔呢?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忽然,陈汐意识到一个问题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季禺师叔祖说,如今天下已定,他已再无牵挂,早在前日便飘然而去,说是去那万道母地寻觅终极奥秘了。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邱玄书回答道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如此也好。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陈汐不再迟疑,和邱玄书一起飘然离开陈氏宗族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……

nbsp;nbsp;nbsp;nbsp;道皇学院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争鸣大殿外那空旷无垠的道场上,此刻早已汇聚了许许多多的身影,密密麻麻,皆都在翘首以盼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铛……

nbsp;nbsp;nbsp;nbsp;伴随着一道清越的钟声,全场气氛陡然变得庄肃安静下来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旋即在所有人期待而焦灼的目光中,陈汐那峻拔的身影出现在了争鸣大殿前方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这一刹,在场众人皆都情绪激荡,或亢奋喜悦,或感慨唏嘘,或欣慰大笑……不一而足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陈汐站在那,看着道场上立着的那些身影,心中也是涌出万千情绪,难以自已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时光仿似在这一刻冻结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陈汐的目光逐渐扫过,他看见了杜清溪、宋霖、端木泽、流云剑宗太上长老北衡、掌教凌空子、玄睛老鼋王、青丘狐王……

nbsp;nbsp;nbsp;nbsp;那时候,陈汐还是一个刚刚在松烟城踏上修行之路的少年,一路披荆斩棘,进入南疆龙渊城,夺得南疆潜龙榜大比第一名之位,一举名震南疆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那时候,正是杜清溪、宋霖、端木泽他们这些故友见证了陈汐之成长!

nbsp;nbsp;nbsp;nbsp;那一段记忆,是属于少年时期的陈汐,最初的故友都在,这感觉说不出之美好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很快,陈汐目光中又看见了赵清河、周四、凌鱼、皇甫清影,于轩尘等人的身影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那时候,陈汐已崛起于南疆,名闻于大楚王朝,在锦绣城的一场群星大会上,他一举夺冠,震慑天下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而赵清河他们这些朋友,见证了这一切!

nbsp;nbsp;nbsp;nbsp;他们并肩而行,离开大楚王朝,进入太古战场闯荡,也是在太古战场中成为了生死至交!

nbsp;nbsp;nbsp;nbsp;目光继续挪移,陈汐看见了九华剑派掌教温华庭、看见了西华峰上的一众师兄师姐,大师兄火莫勒、二师兄卢生、三师兄奕尘子、四师兄段易、五师姐阿九……

nbsp;nbsp;nbsp;nbsp;看见了来自九幽部落的蒙维和莫娅,以及当年被陈汐亲自分作紫电和青霜两大阵营的九幽部落少年们,只不过如今这些少年都早已成人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人群中,就连狐姬雪妍,九华剑派传人沈琅琊、安珂、安薇他们也都在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这些人,一起见证了陈汐在玄寰域上的一切经历,那时候,陈汐还是九华剑派的一名传人,那时候的他们,或许也未曾想到,会和陈汐发生如此多的交际吧?

nbsp;nbsp;nbsp;nbsp;再往后,幽冥界的黄泉大帝,裁决女娲崔青凝……

nbsp;nbsp;nbsp;nbsp;仙界的叶唐、赵梦璃、佛子真律、姬玄冰……

nbsp;nbsp;nbsp;nbsp;女娲宫传人石禹、相柳璃……

nbsp;nbsp;nbsp;nbsp;道皇学院教习周知礼、蚩苍生、华剑空……

nbsp;nbsp;nbsp;nbsp;当年的故人,竟是几乎都汇聚在了这争鸣大殿前的道场上,看着那些熟悉的面庞,想着以往那些年的历经,陈汐也不禁恍惚,怔怔不已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而此时,那些朋友,那些故人也都目光齐齐看着陈汐,心中激荡不休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彼此相顾,往事如梦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而今重逢,心境已然不同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拿酒来!今日我与诸位不醉不归!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陈汐忽然大笑,心怀激荡,此时此刻,什么话也不必说,当以杯中酒来代之!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不醉不归!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在场众人轰然应诺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当天,依照道皇学院史书记载:“无上主宰与众友畅饮于此,七日七夜方休,众友皆醉,以地为席而眠,唯无上主宰斜倚青冥之上,自饮自酌,笑而不语。其中情义,不足为外人道也。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在和一众故友相聚之后,陈汐便宛如在人间蒸发了般,消失不见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,但如今也没有人会再为陈汐担心,如今的天下,连诸天万道都得臣服于陈汐脚下,又有谁能伤的了陈汐?

nbsp;nbsp;nbsp;nbsp;无上唯一主宰!

nbsp;nbsp;nbsp;nbsp;单凭这个称号,就足以证明陈汐如今的超然地位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……

nbsp;nbsp;nbsp;nbsp;万道母地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既然你已做出决断,那就顺着自己心意去做吧,至于我们这些老家伙,唯一所求的,便是那一扇无形之门内的世界。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伏羲随口说道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所谓的无形之门,便是终极之路真正的极尽之境,当初陈汐曾窥伺到这一扇门,看到了门内的世界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而今,伏羲、女娲、苍梧神树、第一、第二任幽冥大帝等等一众通天大人物,皆都在万道母地中参悟探索这一扇无形之门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只不过此时,伏羲他们却因为陈汐的抵达,不得不暂时停止下来,因为陈汐此来,是为了解决一件事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一件关乎天下秩序运转的大事!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不错,你不必为此担忧,我等早已勘破世间一切,自不会再留恋于这诸天万界中,其实不必你提醒,我等也已不打算再重返回去。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女娲也随之含笑出声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她同样也清楚,陈汐此来,只为了一件事,整合幽冥、人间、仙界、乃至于上古神域等等世界,将诸天完全纳入轮回天道秩序之中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如此一来,整个天下格局必将呈现出一片全新的景象,新的秩序将取代旧的秩序,维系周天运转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在这等情况下,这天下众生无论实力高低,无论是卑微渺小之蝼蚁,亦或者是实力通天之道主境存在,皆都不得不顺从天道秩序的约束,为善的必将得到赏赐,而为恶的也将得到审判裁决,无论是谁,都无法置身事外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这是秩序!

nbsp;nbsp;nbsp;nbsp;一旦确定,就不容挑战!

nbsp;nbsp;nbsp;nbsp;在这等情况下,对于伏羲、女娲他们这等通天人物而言,是否会接受这种秩序就成为了一个难题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而这也正是陈汐此次亲自前来万道母地的原因所在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还好,令陈汐庆幸的是,当他表明自己来意和目的之后,伏羲他们并未对此产生抵触,这无疑让陈汐暗松一口气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说实话,若是无法得到伏羲他们的认可,一旦以后发生一些触逆到天道秩序的事情,就连陈汐都会感到极为棘手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去惩罚伏羲他们?

nbsp;nbsp;nbsp;nbsp;那根本不可能!

nbsp;nbsp;nbsp;nbsp;但若是不惩罚,这重新整合的新的秩序也就失去了其意义所在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这是一件好事,天道昭昭,当以秩序为引,教化众生,维系诸天,如此,方才可以令芸芸众生皆可拥有生存延续之权利,而不至于遭受无辜因果之牵累。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第一任幽冥大帝沉声道,“力量越强,就必须加以约束,否则只会成为祸害之源头,令天下苍生遭难,像那太上教便是前车之鉴。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不错,秩序之本意,非是为了掌控,而是为了令天下再渺小的生灵,也都拥有生存立锥之地,这才是一位主宰天下之辈应该拥有的胸襟。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去做吧,如今这天下早已该改变了,破旧立新,继往开来,方才能够为万世筑太平。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其他大人物也都纷纷开口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陈汐见此,深吸一口气,认真向伏羲他们一一行礼,道:“多谢诸位前辈成全。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说罢,他正欲告辞离去,却被伏羲叫住,问道:“等这些事情解决了,你真不打算去那一扇门之外的世界看一看?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其他大人物也都把目光纷纷望过来,面露期待之色,他们可也很想有朝一日能够和陈汐一起去闯一闯那未知的地方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陈汐登时耸肩道:“到时候再说吧,起码现在我是不打算离开的。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伏羲等人皆都不免产生一丝遗憾,但也清楚陈汐此刻志不在此,也不再多劝,目送陈汐离开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……

nbsp;nbsp;nbsp;nbsp;一个月后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无论是人间界、幽冥界、仙界,亦或者是上古神域、混乱遗地、封神之山、源界等等位面,天穹天道秩序皆都骤然发生变动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一时之间,无数清莹莹天道秩序神链犹如密集的大网,覆盖周天,释放出浩瀚无量的神威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阵阵道音若天籁禅音,震荡在诸天万界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这一天,栖居在诸天万界不同世界的芸芸众生,皆都心生震撼,停下了手中动作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这是怎么了?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难道天又要变了?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好可怕,该不会是末日浩劫要降临了吧?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无数的哗然声此起彼伏地响彻,在每一个位面中,每一个种族生灵中不断扩散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这般惊世天象,绝对是史无前例!

nbsp;nbsp;nbsp;nbsp;就在众生心中惶惶之际,忽然之间,那变幻莫测的天穹上,骤然浮现出一道近乎虚无的身影来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他盘膝坐在那,就仿佛撑开了天穹,诸天大道都只能俯首称臣,拱卫在其身躯四周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他身影看似虚无,却仿似无所不在,让每一个人都感觉到,仿佛冥冥中有着一道目光正在注视着自己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一时之间,许多生灵都禁不住匍匐在地,叩首不已,而对一些拥有通天之力的强者而言,更是感受到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怖威压,下意识就匍匐在地,心中充满了敬畏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这样的一幕,在同一时间,发生在诸天万界所有的天穹上!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天道有缺,吾来补之!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这是那一道虚无身影发出的第一句话,振聋发聩,隆隆激荡在天下每一寸地方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轮回生,秩序立,因果数,还本心,吾之所愿,为善者善有善报,为恶者恶有恶果,为天下立心,为众生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!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一字一顿,若无量道音响彻寰宇,激荡九天十地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这一刹,天降瑞光,地涌金莲,诸天秩序骤然更迭,开启了一场新秩序之帷幕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这是第九纪元,九九归一,纳入轮回!

nbsp;nbsp;nbsp;nbsp;秩序立,大道无缺!

nbsp;nbsp;nbsp;nbsp;众生皆都心有触动,匍匐在地,虔诚膜拜不已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此等情景仿似演绎了无垠岁月那般漫长,又仿似仅仅一刹那,当那一道宏大而渺茫的声音落下,天下众生皆都如梦初醒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天穹上,异变不在,晴空万里,那一道无上主宰般的虚影也仿佛没有存在过般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一切都和往常没有什么区别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众生皆都怔然,仔细去想时,却发现脑海中空空白白,什么也想不到,什么也记不得了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这便是所谓的“大道无名,遁于无形”!

nbsp;nbsp;nbsp;nbsp;唯有那掌控命运之道的道主境存在,方才能感受到刚才发生了何等一幕旷世景象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那是真正的变天!

nbsp;nbsp;nbsp;nbsp;新的秩序、新的纪元已经拉开了帷幕!

nbsp;nbsp;nbsp;nbsp;这一天,也被后世誉为“晨曦启明”之日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这天下芸芸众生极少有人知道这一天意味着什么,这个名字又意味着什么,唯有一小撮人清楚,启明,便是开启光明之意,而所谓“晨曦”,指代的实则是一个名叫“陈汐”的男人……

nbsp;nbsp;nbsp;nbsp;……

nbsp;nbsp;nbsp;nbsp;做完这一切,陈汐飘然返回了道皇学院,没有惊动任何人,径直来到了九鼎世界中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该做的都已经做了,剩下的,就交给那诸天秩序去运转吧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而陈汐此刻只想和家人团聚,好好享受一下天伦之乐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只是……

nbsp;nbsp;nbsp;nbsp;当他刚准备返回宗族大殿时,就登时伫足,也不知感知到了什么,神色变幻不定起来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此时的宗族大殿内,汇聚着许许多多的倩影,样貌无不出众之极,一个个堪称是国色天香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她们或清丽恬静,或婉约柔媚,或娇俏动人,或冷如冰霜,或灵秀狡黠,或楚楚动人,或明艳夺目,或贤淑端庄……

nbsp;nbsp;nbsp;nbsp;原本一座空荡荡的大殿,因为这些样貌各异的美丽女子,竟给人一种惊艳、夺目、瑰丽堂皇之感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此刻左丘雪端坐在中央主座上,望着大殿中或坐或立着的女子,唇角的笑意都未曾消减过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左丘雪也着实没想到,自己儿子这些年竟惹出了这么多fengliu债,并且每一个女子都堪称上乘之选,世间少有,让得她这个当娘亲的都啧啧称奇不已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尤为让左丘雪无语的是,这些女子中竟几乎有一大半都是倒追自己家儿子的!

nbsp;nbsp;nbsp;nbsp;这一下,就连左丘雪都不禁得意起来,心中重复念叨着同样一句话,不愧是我左丘雪的儿子,不止赢得了天下,更令天下美人尽折腰!

nbsp;nbsp;nbsp;nbsp;不过很快,左丘雪又不禁头疼起来,眼前这些女子此刻汇聚在此,可不是来闹着玩的,虽然她们并没有露出什么口风,可左丘雪何等人物,自然一眼就看出,这些女子明显是为了自家儿子而来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至于目的,那根本就不必猜,必然是为进他们陈家大门而来的!

nbsp;nbsp;nbsp;nbsp;遗憾的是,左丘雪在这等事情上,可绝对不会替陈汐做主了,她可不确定自己儿子究竟喜欢哪一个,万一选错了,不止会被儿子埋怨,恐怕还会招来卿秀衣、梵云岚这两位早已登堂入室的正牌儿媳妇的不悦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所以,左丘雪此刻面对大殿中的一众美人,也只能含糊其辞,聊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不过她心中则早已开始慢慢算计起来:“这杜清溪、沐瑶、雅晴、云娜、阎嫣等女,皆都是汐儿在人间界修行时所结识,如今都过去这么多年,她们依旧痴心不改,一路相随,倒的确不能亏待了她们。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至于这皇甫清影、苏轻烟、夏薇、贝灵当年都曾和汐儿有过不少交集,相貌也如此出众,若是可以,我也真不舍得她们一直如此下去。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唔,还有这崔青凝,乃是执掌幽冥界的关键人物,帮汐儿出了不少力,这梁冰也不错,唔,她的打扮可真是出众,听说当年她可是帮汐儿化解了不少危机……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哼,这赵梦璃说是来凑热闹的,实则也是情愫暗生,还以为我不知道呢,不过她这个真凰后裔长得可真漂亮,若是有机会和汐儿结为道侣,也不知会生出多么漂亮的一个儿子出来……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等等,不能忘了冥这丫头,若论相识,冥这一路上跟随着我一起从混沌母巢返回,她若是不走,一定得把她留下来才行。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……

nbsp;nbsp;nbsp;nbsp;左丘雪看着大殿中的众女,心中暗自盘算,却越想越头大,到最后忽然发现,想要在其中做出抉择简直痛苦得要命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每一个女人都如此优秀,每一个都曾在当年和儿子陈汐有着一段足以铭记一生的交集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在这等情况下,左丘雪愈发不敢帮陈汐做决断了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怪不得其他人都躲得远远地,唯恐被卷入进来,原来只有我这时候才发现,一旦女人多了起来,想不让人头疼都难……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左丘雪心中暗自感慨,想起自己儿子还背负着这么多美人债,心中突然生出几分怜悯出来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而此刻,大殿外的陈汐在这一刹早已将这一切感知得清清楚楚,头皮也不禁一阵发麻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哪怕他如今已拥有无上主宰般的威能,哪怕他足可以令诸天万界都臣服在脚下,可当面对这等情感上的事情时,依旧无法保持淡定了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诚然,修行这些年来,他邂逅了太多风华绝代的女子,可一心求索道途的他却因为太多缘故,无法给与任何一个女子一个确切的允诺和答案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所以,他只能将各种情感波动埋在心底,不去想,因为他身上背负着太多的责任和压力,也因为怕辜负了任何一个人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可如今则已完全不同,这天下已定,所有的责任和担当也都已卸下,按理说,陈汐已经可以正面对待这个问题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然而当这一刻真正来临时,陈汐这才发现,自己对待感情这事儿上依旧是毫无经验可言!

nbsp;nbsp;nbsp;nbsp;最关键的是,他如今可都当上父亲和祖父的角色了,却依旧背负这么多情债……可想而知陈汐心中压力何等之大了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怎么办?

nbsp;nbsp;nbsp;nbsp;究竟该怎么办?

nbsp;nbsp;nbsp;nbsp;陈汐立在那,神色变幻不定,内心也是挣扎不已,这简直比他和太上教主厮杀一场都要困难许多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只恨情感之事不如战斗那般干脆,能够简简单单地分出胜负来!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爷爷,您什么时候回来了?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便在此时,忽然一道惊喜的声音响起,却是陈宝靖不知何时出现在远处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陈汐登时从纷乱思绪中清醒过来,旋即似意识到什么,登时脸色一沉,指着陈宝靖:“兔崽子,即便知道我回来了,也不必叫这么大声吧!你是故意想要看爷爷的难堪?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陈宝靖狡黠一笑,猛地朝宗族大殿内嚷嚷道:“曾祖母,我爷爷回来了,您不必头疼了,把那些事儿交给他自个儿就行了!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陈汐隔空一巴掌抽在陈宝靖屁股上,打得后者龇牙咧嘴哇哇叫道:“曾祖母,曾祖母,您再不来我爷爷就要杀了我不可!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陈汐登时无奈,恶狠狠瞪了陈宝靖一眼,扭头就走,他可不敢再逗留片刻了,一想到被那么多女人围上来,他就一阵心虚胆颤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然而,他和陈宝靖之间闹出的动静早已惊动了大殿内的一众美人,所以还不等他脱身,就听一阵叫声响起。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陈汐!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陈汐你回来了!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你给我站住!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你若敢走,我立马自刎当场!”

nbsp;nbsp;nbsp;nbsp;“都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