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千零七十六章再见,也是永别
只是,11再怎么悍勇无畏,也改变不了他只是一个人的事实。

哪怕他死战不退,哪怕他杀敌再多,也终究付出了不小的代价。短短的功夫里,他的身上已足足中了二十多枪,甚至有一颗子弹打穿了他的面颊,那张清秀的脸庞亦变得血肉狰狞。

可即便如此,11依然**退过半步,他那不算宽厚的肩膀,恍若一座坚不可催的大山,为欧阳月儿她们构筑成了最后一道防线。

他在用自己的命,来换取她们最后的逃生希望!

脚下的尸体越积越多,身上的弹孔也同样越来越多。身上已找不到一处完好的地方,可他一点都不在乎。

即使伤痕累累,即使脚步都开始变得有些踉跄,他还是不肯退却半步。

坚强的,用着自己的身躯,为她们挡下狂风暴雨。

**一句抱怨。

男人,不正是如此?!

不需要煽情的言语,不需要你的感激涕零,只是在你最需要的时候站出来,用着自己不太宽厚的身躯,为你挡下狂风恶浪。

哪怕最后体无完肤、遍体鳞伤,也依然无怨无悔。

“哒哒哒哒......”枪声未曾停歇,子弹依旧如疾雨般攒射。

可11不能退,他半步都退不得。只要让开了一道口子,对欧阳月儿她们来说将会是灾难。

所以他只能紧紧握着天斩和斩月,迎着枪林弹雨,迎头而上!

杀他个天翻地覆!

杀他个尸横遍野!

“哥――!!!”升降台上的车里面,张欣欣哭得撕心裂肺,趴在门沿上一声声悲泣的高喊着11。

阮清语亦是哭得天花乱坠,却紧紧抱着张欣欣的腰不敢松开,害怕只要一松手,这个笨丫头就会不顾一切的冲下去。

欧阳月儿用力咬着自己的手指,咬得很紧,咬得手指都流出血。可她不敢哭出声,因为她记得,他曾经说过――最讨厌遇事只会哭的女人。

她不想做那个让他讨厌的女人,所以哪怕心里再伤再痛,她都不敢让自己哭出声来。

只是眼泪,却怎么也止不住。

无声的哭......更伤人。

升降台,越升越高。

这处平静的“看台”和喧闹惨烈的战场也越离越远,恍如一个在天上、一个在地上,明明只眼相望,却又如海角天涯。

再一次把一个装甲战士一脚踹飞,并拉过来另一个人帮自己挡下不知从哪里射来的子弹,11疲惫之余不忘回头往后方瞥去了一眼。

此时的升降台离地面已有十多米的高度了,这个高度谁也跳不上来了,即便是他自己也不可能上得去。

视线又瞟向升降台上面,飞快地瞅了眼痛哭流涕的欧阳月儿、阮清语和张欣欣三人一眼,最后他的目光落向冷夜。

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触,一瞬间,冷夜读懂了11眼中的含义。

这一眼,有托付,也有......决别。

红着眼眶,强忍着鼻头泛起的酸意,冷夜重重点了一下头。

眼泪,终**也止不住的**淌下。

从**一次承诺会像此刻般如此之重,他宛若扛起了一座大山,重得无法透气。

扭过头去不敢再看,冷夜坐进了驾驶座中,低着头,死死地咬着牙不敢吭出声。十指紧紧捏住方向盘,捏得很紧,紧得十根手指都失去了血色。

最后......

他重重地将自己的额头砸在方向盘上。

一下、一下、一下......

是什么样的折磨,能让一个见惯了生死的铁血战士都如此的备受痛苦与煎熬?

升降台,还在向上升着。

越升越高、越升......越远。

“哥――!!”上方,陡然传来张欣欣撕心裂肺的哭叫声。

一直紧紧咬着自己的手指,哪怕把手指咬破都始终不敢哭出声的欧阳月儿终**也承受不住,所有压抑的感情在这一刻彻底**成殇。

张开嘴,将嘴角都张至崩裂的程度,豁尽所有的力气,冲着下方用尽全力痛哭喊道:“11――!!”

连一向最冷静也最理智的阮清语同样再也憋不住,张开嘴豁尽力气痛哭出声来。

可是无论她们怎么哭喊,都无法让那个男人再回过头来看她们一眼。

他就宛如一座坚挺的大山,用着不太宽厚的身躯,始终坚强的挡在她们身前。

为她们阻挡一切的狂风暴雨。

哪怕鲜血淋淋,哪怕满身创伤,都不曾倒下。

直到......

“咚!!”升降台终于彻底地升到了地面,与地表**的一条跑道全完贴合。

而那个孤单的身影,终究是留在了下面。

完成了他生命中最后的承诺。

可是......

她们再也看不到他了。

是不是......

永远......

都见不到了?

“哇――!!”张欣欣仰天痛哭着,尽管衣襟早已被湿透......

尽管......

这沙漠里的清晨寒风冷冽如刀。

......

有些故事不需要讲给别人听,有些悲伤不是谁都会懂,成长的路上,不是谁都能一直陪伴。

寂寞的烟雨,还是那样的绵长。

一滴泪顺着冰凉的脸颊滑落,才终于明白:我步入了你的红尘,已**成殇。

彼岸花开再美,叶落再悲壮,都不会再有人陪我欣赏。

灵魂,亦像燃烧后的烟蒂,脆弱的、破灭的、残缺不全......

......

“嗞......”冷夜的耳麦中突然出现一阵杂音,紧接着一个粗犷的声音响道:“6路,第6路,快清扫。”

“6路正在清扫。”

“三队去汇合。”

“......”

“三队?”

“......”

“三队全军覆没......”

“嗞......”

冷夜茫然的抬起头,发呆了数息后略有呆滞的眼神才渐渐转为清澈。

耳麦中发出一道道命令,听着那些熟悉又陌生的声音,他才想起来黑暗十字还有一支人马留在地表。

因为狂潮他们第一时间攻击了97区的通讯卫星,造成这一片区域的通讯失效,同样需要通讯卫星联系的黑暗十字的标配耳麦也因此失去了作用。

不过早已预料到这种情况的黑暗十字也早早做了准备,他们在每一辆车上都搭载了短途信号接收发射器,频率也调整到与黑暗十字的耳麦频道一致。所以哪怕与狂潮那边暂时断开联系,这边的各车队之间也能彼此在一定范围内联络上。

只是在11他们这一车人进到地下**空间后,在电梯出**火时,车中搭载的信号器被打坏了,再接着车子又掉进了更深层的地下去了。所以别说与地表队伍联系上,他们自己彼此间都联系不上了。正因为如此,所以肥鸭失踪时冷夜找不到他。而冷夜跟肥鸭连人带车掉进地下时,11他们也没办法联系上此二人。

本来冷夜都快忘了还有通讯器的事了,谁想一出来竟意外的接收到了留在地表的那支队伍的讯息。

抬起头,警惕地看了看四周。这里应该是停机坪,附近一带比较静,但远处仍不时有枪声响起。

摸了摸贴在耳壁上的隐形耳麦,冷夜微微张开口,略有沙哑的声音疲惫的说道:“秃鹰已觅食,雏鸟回巢。”

很快,耳麦中有声音传出道:“明白。七号位已打扫干净,秃鹰前往七号位离开。雏鸟们交叉清剿,给秃鹰断后。”

“四队收到。”

“六队收到......”

......

深吸了一口彻寒刺骨的空气,冷夜豁然踩下了油门,吉普车轰一下冲了出去。

带着载满了一车的悲伤与眼泪,无惊无险的冲出了97区**,迎着风沙扬长远去。

留下了,满心的创伤与悲泣。

车。

渐行渐远。

直到再也看不见身影。

为您推荐